快捷搜索:  as

美丽的绽放随笔

樱花悄然露出笑靥,那是绽放;浪花拍打着河岸,那是绽放;雨过晴和的彩虹,那是绽放……目标不论上下,只要绽放了,便是标致的。

临近过年,师长教师溘然看护我筹备一下,去参加全市的跳舞比赛。粗略一算,留给我的光阴不多了,我能做的,除了分秒必争地演习,别无其他。小雪飘飘,在空中轻轻拍打着屋檐,只有一个小跳舞课堂始终亮着温暖的灯光,那是我在独自演习。抬腿,伸直,放下,没有旁人打扰,我开启了“无限轮回”的演习模式。我按照师长教师教给我的动作方法,随着音乐的旋律一遍又一各处演习着。若是哪里跳得不完美,我必定从头来跳。

就这样,家家户户都在做着过年的筹备,我却天天在那个小小的课堂里重复着最基础的动作。着实,我何尝不想去堆雪人、打雪仗,像其他人一样在火炉边听妈妈讲“年”的故事?可这些心愿只能被我一切打包,暂时藏在心底,只由于我想把最好的一壁展现给不雅众。

就这样,我演习了两个月。到了三月尾,樱花花蕾还有一丝羞怯。比赛那天,外貌下着细雨,粉色的樱花仿佛听到了“滴答”的催匆匆声,竟然微微露出了标致的笑靥。受到感染的我把这种好心情带到了比赛现场。在悠扬的旋律中,我默默起舞,全套动作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两个月的坚持演习,换来了我两分钟的完美演出。热烈的掌声是对我演出的最好认同。

结果出来了,我苦练了两个月的跳舞没有获奖,由于别人的体现比我更好。

风轻拂,樱花一边绽放,一边在风中凋落。樱花孕育了一年,也只为这短暂的绽放,把那份无与伦比的标致展现在众人眼前。我坚持了两个月,换来的那两分钟的完美演出,又何尝不是一种寻衅自我的标致绽放呢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